原创历史百家争鸣02-04 06:54

摘要: 公元前209年,七月,华夏南方,大泽乡。如果说曾经,大泽乡还是一处不为世人所知的小地方,那么,从此刻起,这个

公元前209年,七月,华夏南方,大泽乡。如果说曾经,大泽乡还是一处不为世人所知的小地方,那么,从此刻起,这个地方,便不再寻常,而将改变这个世界,准确的说,将改变整个中国的历史。

 

再让我们回望那时的神州大地,大秦帝国已经一统天下数年了。那时,秦军南征北讨的辉煌战绩已经让天下人都在其赫赫军威之下噤若寒蝉;那时,无数想要起来反抗秦国的曾经六国贵族们也都偃旗息鼓了。而我们现人还知道的,那一年,还应该是大秦帝国二世皇帝元年,也就是伟大的始皇帝死去的第二年。的确,始皇帝是故去了,但他所一手缔造的这个帝国所特有的这架高效而又凶残的机器,却依然还在转动。

 

而当我们再把目光逐渐放到那个叫做大泽乡的小地方时,我们就会发现,和其他地方一样,源源不断远戍边地的百姓士卒正在前行,而当时在大泽乡,则是刚好有着一支不到千人的小队伍,好吧,准确的说就只有九百人。

 

这支小队伍的任务就是去驻守渔阳,而渔阳的位置,大约在今天的北京密云县附近,再说他们当时所在的大泽乡,则是在今天的安徽省宿州市附近,无疑,即使是今天的我们也都知道,从安徽要抵达北京,也是一段很遥远的距离,然而在那个时候,这支九百人的队伍,却要在政府所规定的时间内抵达渔阳,否则,便会被全部斩杀。无疑,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任务,但,对于这九百人来说,又是他们必须面对的。


 

本来,按照原本的计划,这支小队伍是有可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安全到达渔阳的,可是,或许真就是天意吧,恰好在当时,由于一场连绵数日的大雨而彻底阻挡住了这支小队伍前进的道路,而再等到大雨停止后,道路通畅后,这支小队伍才愕然发现,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可能再按时抵达了。无疑,按照大秦那严酷的军令,是的,由于秦帝国坚持将各种法律条文普及到帝国的每一个角落,所以,哪怕是这支队伍里面最普通的人也都知道,他们这些人所面临的唯一下场,就只有死亡了。

 

而一旦面临死亡的危险,那么任何人就都会想很多,或许是在想着该怎样才能够活下去,或许是在想着自己死后自己的家人该怎么办呢?

 

记得,有一个名人曾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认命的人,一种则是不怕死的人。

 

而假如说这支队伍里面的人都是前一种人,那么自然,死亡是必然的了。而如果说这支队伍里面有几个后一种这样的人,那么,很显然,这就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具体是怎么做的,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恰好在当时,还真有那么几个不怕死的人,于是,一场真正决定中国历史走向的事件,便就此而爆发了。

 

大泽乡,一个叫做陈胜的戍卒,利用他那可怕的胆魄,先杀两尉,而后以一句“伐无道,诛暴秦”的惊天之言,便宣告了大起义的开始。当然,紧随着这句口号的,还有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于是,正是从此刻开始,那个让天下之人都为之颤抖的强大帝国,居然,就真的因为这个曾经渺小到不能再渺小的戍卒,而开始了彻底的,不可挽救的崩溃。

 

而陈胜,这个曾经在他的一生之中绝大多数时间里,都只能算作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甚至说,都不能算作是一个人物的普通百姓,可一旦当大泽乡的怒火被彻底点燃的那一刻,他,陈胜,也就注定会彪炳史册。

 

的确,在陈胜之前,有平民可以为将的故事,也有平民可以为相的故事,甚至还有平民可以晋升为贵族的故事,总之,在曾经的古中国,下层百姓翻身的故事虽然不多,但却还是存在的,然而,终究这些都只是在有限的环境里面的有限人数罢了。

 

为什么?为什么下层百姓翻身就会那么困难?难道下层百姓就是天生的下层吗?

 

不,绝对不是,至少,在那些有限的历史资料里面,也让很多人知道了,其实,人与人的相差并没有那么大,因为,还是有少数下层百姓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而达到贵族所在的阶级。

 

而秦国,秦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一个只要你够勇够狠,那就有可能在战场上建立属于自己的功业,从而树立自己英雄事迹的国家。但,这终究也只是属于秦人自己的故事罢了。

 

中国,自炎黄之后,从上古三朝开始再到春秋五霸以及战国七雄之间,凡是在这段历史里华夏大地上存在过的这些国家,这些国家的君王,则都是有记载的炎黄直系后裔,姑且我们就不论那些国际在史书中记载的传承是真是假,因为,不管这是真是假,这些记载也都代表了一个只属于那个时代的价值观,即,国家的领袖必须是出自高贵的炎黄直系后裔,余者,或许可以封侯拜将,但,却是没有任何资格能够登及至尊之位的。

 

然而,大泽乡的起义,改变了这一切。中国的历史,也正是从陈涉开始,从这次的大泽乡起义开始,一切的一切,变了,准确的说是,天,变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全新的中国,一个真正由平民百姓所创作和主导的历史,开始了。

 

从公元前209年七月大起义开始,陈胜的队伍便迅速壮大,麾下大将周文统帅的西路起义军几乎直抵大秦函谷关,另外一员大将武臣统帅的北路起义军更是迅速平定燕赵之地,而陈胜,这位曾经的平民,也一跃成为了张楚政权的新王,成为了当时天下起义军的共同领袖,陈王。

 

然而可惜的是,陈胜他的使命也仅仅就是如此,终究,他只是一位开创者,而华夏真正的未来,则还需要一个真正的伟人,一个真正可以带领着中国走向美好明天的人。毕竟,别忘了,北方的草原,一只前所未有的凶猛恶狼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崛起,所以,此时的中国,必须出现一位可以迅速结束战乱的人。

 

于是,就这样,他来了,并且走进了中国的历史。他是一个几乎在从前历史中从未出现过的人物,但是,他于中国历史的意义,却几乎堪比陈胜。

 

同样是公元209年,当陈胜首先在大泽乡拉开了大起义的帷幕之后,他,便于沛县号召乡老百姓,以一句“天下苦秦久矣”而发动了起义。是的,他就是刘邦,正是从此刻之后,刘邦,这个年龄已然接近半百的老男人,他的辉煌一生,也才正式开始。


 

同时,在遥远的江南,一位叫做项羽的青年,跟随着他的叔父,也发动了反对暴秦的起义,而在这次起义中,这位年仅二十四岁的青年,以一人之力,先斩郡守,后连杀郡守府内百余人,几乎以一人双拳之力平定了那场最有可能阻挠起义成功的郡守府兵变,而后,正是依靠着这位青年的神勇,他的叔父项梁遂整合了吴中各族势力,并举义兵八千人,号为江南反秦义军,同时,项梁为会稽郡守,而这位叫做项羽的青年,则为其麾下裨将。

 

那么,面对着这天下大乱诸侯群起的局面,那个曾经煊赫一时的秦帝国就会束手就擒吗?当然不会,于是,作为大秦帝国最后的名将,大秦少府监章邯,便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章邯,这位曾经就只是一位在大秦朝中供职的文臣,虽然说是不能像丞相一般权倾朝野,风光无限,但其好歹也是大秦帝国九卿之一,无疑,也是一份让无数大臣所羡慕的官职。假如说,如果没有这场战争,或许章邯的一生就真会这样安静平稳的过下去,纵然没有多少辉煌,但也绝对是荣华富贵少不了的。可,终究这只能是假设,即使章邯的的确确是想过那样的生活,那也是不可能了,毕竟,大秦的这杆战旗,终究还是得要要有人举起来的,否则,别说是大秦了,往小了说,哪怕就只是为了章邯在咸阳城内的那父母妻儿,也都得硬着头皮走下去。故而,章邯这位曾经年轻有为的帝国高级文官少府监,便在帝国的命令下,很快就转换为了一名即将奔赴战场的将军。

 

无疑,战争一触即发。而这场以大秦将军章邯为首的政府军和以陈胜为首的起义军之间的战争,则是首先爆发于戏地。

 

陈胜麾下的起义军中,论实力,当属大将周文统帅的西路起义军实力最强。而根据史书的记载,当周文大军到达函谷关之时,其麾下军队规模已然达到了数十万之巨,所以,可以说,至少在当时,天下的局面还是偏向于起义军一方的。

 

而面对如此危急局面,章邯遂上请帝国皇帝,临时宽赦骊山邢徒,并准许他们戴罪立功,皇帝批准。如此,章邯便以驻守骊山五万大秦精锐为基础,再加之能战的二十万邢徒之卒,于戏地迎击周文起义军。

 

很遗憾,已经没有人能知道当年那场戏地之战的具体情况了,不过好在,单单从史书中的那几行记载中,我们还是能够大概的看出胜负,此战,秦军大胜,而起义军则是大败,主将周文率领残部逃往了渑池。

 

其实,从史书中的记载来看,在戏地之战中,毫不夸张的说,数十万的起义军貌似都没有给秦军造成任何损害,所以,才有了史书中的那三个字“尽败之”。是啊,原本就只是凭借对于反对暴秦口号才聚集起的几十万起义军,事实上压根就没有经历过任何像样的战斗,所过之处郡县官员,一听到周文的几十万大军,不是早就吓的跑了,便是直接就归附周文。所以,一直到函谷关,这几十万大军都没有真正经历过一场像样的战斗。而且,说是大军,其实不过就是几十万为了将来攻入咸阳后,准备掳掠全城的流民罢了,如此,周文军的大败,便是理所当然的了。

 

是,周文败了,但,很显然,战争不会就此结束,相反,秦末的那场黑暗的大混战,才刚刚开始。

 

不过,根据史书中的明确记载,就在那场戏地之战结束后,章邯军却并未乘胜追击,相反,是在原地驻扎了两三个月,那么,章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战争,终究打的是人,而这一点,出身老秦人世家的章邯,更是尤为清楚,所以,章邯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军队,必须要花时间进行重组。表面上看,章邯现在有超过二十万的大军,单就其目前表面的实力对比而言,的的确确是应该立马乘胜追击全歼周文残部的。但,事实上,如果章邯这样做了,那么无疑周文的今天就是他的明天。除过那五万真正属于大秦正规军的材军部队外,其它二十万囚徒军队,终究还只是囚徒,他们这次打的是很棒,但那是因为有着那五万材军在前,而且,那二十万囚徒大军在更大意义上,还是起着充人数壮声势的作用,要是章邯真的指望那些人去打仗,或是打硬仗,无疑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就是在打仗期间,也有很多囚徒趁机逃走,而后来那位名扬天下的九江王英布便是在此期间逃走的。

 

故,就是在这短短的数月之间,周文既然已经败了,那么他在短时间内就绝无恢复的可能,如此,大秦本土函谷关内可确保无恙。所以,章邯重新整顿军队的时机便是到了,于是,章邯当即派人发书告知秦庭,请求发征关中诸郡县老秦人子弟,重新组建大秦军队,如此,很快,短短数月,为保家国,老秦人子弟纷纷加入,一支多达二十余万的大军便整编完毕,而后,再经过章邯数月的紧急整训,无疑,大军正式出征平叛的日子,便是到了。

 

曹阳一战,周文再次败退,而后章邯率主力继续追击,十余日后,终于在渑池全歼周文残军,并斩杀周文,至此,章邯之名扬威华夏,而这也让函谷关以东的各路起义军,将其目光又重新定格回了大秦中央身上,当然,更主要的还是注视在了那位其貌不扬的大秦将军章邯身上。

 

而后,在戏地之战后,荥阳之战,章邯又击败了田臧率领的起义军,至此,章邯一举攻灭了陈胜麾下最有实力的两大主力部队,更保住了可以让秦军进可攻退可守的三川郡,无疑,此刻天下的局势已经是彻底偏向了大秦这一方。

 

之后的章邯军,就可以说是势如破竹了,既然陈胜的主力已然尽灭,那么陈胜的结局便已经是注定的了。郏城一战,章邯击败阳城人邓说,邓说逃亡陈地;许城一战,章邯又攻灭铚人伍徐,其部亦逃亡陈地;而后章邯便率主力直扑陈地,起义军又是大败,柱国房君战死;紧接着,章邯又引军攻陈西张贺军,大败其军,张贺被杀,陈王陈胜逃往臣父,至此,原楚地起义军大部皆灭。


 

接着,没过多久,一道秦人大喜,而反秦义军士气大丧的消息便传尽天下,在臣父,陈胜被其下属庄贾所杀,并带着其人头归降了秦军。而后,章邯更是败吕臣,收宋留,于是,张楚政权作为关东反秦各路义军的名义领袖,正式宣告灭亡。

 

然,陈胜虽死,可大起义的火种却并未彻底扑灭,相反,随着陈胜的死,大起义的这场烈火也将被彻底点燃,而无论章邯再勇猛,大秦士卒再善战,终究,这天下,变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不会再回去了。

(未完,待续)

 

上文参考资料:《史记·秦始皇本纪》《史记·陈涉世家》《史记·高祖本纪》《史记·项羽本纪》《汉书·魏豹田儋韩王信传》

 

最后,笔者真诚的就曾经大半年没有跟新而向诸位读者表示道歉,因为本人大学毕业找工作问题,一方面是没有时间,另一方面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自身对于这段历史在半年前还并不是特别了解,所以,也没办法写下去。当前,笔者的工作也差不多稳定了,而笔者对于这方面历史的学习和积累也差不多了,故,从即日起,《华匈战争史》重新开始更新,希望大家依然能够喜欢。同时,笔者也希望大家依然像曾经一般积极指出笔者文章之中的错误之处,有不理解或是错误的地方尽管指出,笔者都会认真对待的。而从这次更新开始,笔者尽量不在文章之中引用大篇幅的史料了,只会在文章最后标注出里面史料的大概来源,当然,若是大家有对于里面部分史料有异议的,可以提出,笔者则会在下次文章末表明注释清楚的,如若笔者错误,笔者自会公开道歉的。最后的最后,还是感谢大家的支持,二十三年蝉会一直写下去的,直到写完。